结婚为什么要藏鞋?揭秘你不知道的婚礼秘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7-04 23:06:3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洁白的床单上,女人苍白着身体,被捆绑在床上,四肢都拷上了手铐,细嫩的胳膊上布满了针眼,连接着各式各样的针管,汩汩的往外抽着血。

  “宋先生,已经足够了,我怕继续下去,您夫人会吃不消。”

  “再抽一点,她身强体壮,血,够的很。”

  “可是……”

  医生看了眼躺在床上干瘦的女人,忍不住摇了摇头。

  而一直闭着眼睛的唐初,毫无意外的听到了男人薄情的话。

  呵呵,吃不消?

  整整三年,他宋哲修什么时候想过自己会吃不消?

  只要是为了那个女人,哪怕抽干自己,他都是愿意的。

  “再抽一袋,结束。”

  男人凉凉的声音响起时,就是坐在唐初身边负责抽血的护士都忍不住抖了抖手。

  当那一袋袋的鲜血从唐初瘦弱的身体中往外冒着流向空了的血浆袋时,站在旁边的男人终于露出一个松懈的表情。

  “啪”的一声,四肢的手铐都被解开,床上的女人抬眼看着刺眼的吊灯。

  冷冷的开口:“想要抽我的血,何必如此兴师动众,太难看。你不如,直接给我一个孩子,我自愿献血救你的心上人。”

  宋哲修一下子被惹怒了,转头抬手掐上她的下巴:“你想的美!唐初,你想怀我的孩子救你那个杂种,你想都不要想,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抽你的血,那是你活该,那是你欠馨儿的一条命。”

  闻声,被掐疼了的女人忍不住嗤笑一声。

  一直坚硬到麻木的心脏,竟然还是会痛的。

  原来直到现在,宋哲修还在以为是她害得唐馨儿。

  也对,在他眼里,三年前,如果不是自己算计了亲妹妹唐馨儿,令她在订婚前出了车祸,造成血液生成障碍。又恰巧只有自己和唐馨儿血型完全匹配,能够长期供血,她唐初又怎么会有机会腆着脸带着一个私生女来要求嫁进宋家?!

  所以不光是宋哲修一人,甚至整个A市的人都觉得是唐初不择手段,为名为利,不要脸的带着两岁的私生女嫁给自己的亲妹夫。

  起初的唐初,还拼了命的想要解释,可是当她的解释只沦为别人口中的狡辩时,她也就选择了沉默,不再发声。

  别人怎么想,她没有关系。

  她只在乎和宋哲修能不能有一个孩子。

  一个能救她女儿命的孩子。

  “呵,就算是我欠唐馨儿一条命,你也不能真的杀了我,毕竟,她还是靠我的血养着的,你说是吗?!”

  “唐初!”

  看见女人洋洋得意的样子,宋哲修恨不得现在就掐死她。

  如果不是她,唐馨儿不会变成这样。

  如果不是她,现在的他也不会因为一个多出来的私生女而颜面扫地。

  他的耻辱和灾难都是眼前这个女人所带来的。

  可偏偏唐初就是这样没脸没皮,似乎一切都不能击溃她的铠甲!

  “给我一个孩子,我自动献血,否则,我会让我的血液变得不干净,我能承受,但是你的馨儿,却承受不了。”

  “你!”

  宋哲修气得咬牙想要咬死这个女人,为什么她能如此下贱!

  伸手狠狠的扯开唐初的衣裤,丝毫不顾女人的虚弱和干涩,从后狠狠埋入,将她的脸狠狠地埋在枕头上。

  “好,你要,我成全你。”

第2章 唐初你真的很下贱!


  身后是撕裂的疼痛,身前是脸被埋在枕头里的窒息和屈辱。

  除了那一晚,这是结婚三年以来,宋哲修第一次要了自己,可是却与第一次的温柔完全不同,这次是狠狠地贯穿。

  “呵……还挺紧的,你是多久没有要男人了,所以才这么贱?!”

  宋哲修侮辱性的话从背后传来,一字一字扣在了唐初的心头上。

  心难过的在流血,可是嘴上却不饶人:“比不上宋先生的专情。呵,可是你那么专情,不还是现在在上我这个贱人吗?”

  “你!”

  宋哲修气得要死的,这个女人明明下贱至极,可是却每次都能装得衣服高高在上的样子,明明是她设计害人,带着私生女厚着脸皮嫁给自己,可是却偏偏一副纯洁的别人在陷害她的样子。

  “唐初你真的很下贱!”

  说着狠狠地冲刺起来,唐初疼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儿,可是她却没有哼一声。

  五年前,她满怀希望的等着这个男人来娶她,可是她没有等到,等到的是宋家大少爷重金示好唐家千金唐馨儿。而她却被家里人罚在祠堂跪了一天一夜,逼问她肚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

  她骄傲惯了,既然宋哲修不想娶,她又何必自己贴上去,她跑了,一跑就是两年,等女儿已经整整两岁,患上血液病需要脐带血移植造血干细胞的时候她才敢回来,却没想到被误认为是谋害唐馨儿的凶手,更是被宋哲修当成救唐馨儿的移动血库。

  指甲紧紧地扣着床,几乎将床单抓破,身后的人才终于停了下来,看到床上躺着的女人,冷哼一声,起身离开。

  唐初一动不敢动,她必须要保证尽可能的增大她怀孕的可能性。

  可是一个星期后,当唐初哆嗦着手用测孕纸测量自己尿液时,却还是显示的一条杠。

  当即崩溃的大哭起来。

  她没有怀孕!

  那她的女儿该怎么办!

  “哭什么!该抽血了。”

  宋哲修长身站立在那个女人的面前,瞥了眼她手上的试纸,当看到一条杠的时候,松了口气,却又有些烦躁。

  “我没有怀孕!”唐初站起身,对上男人的目光:“我说过只有我怀上了,我才会自愿献血。”

  宋哲修一听见这话,脸色铁青,死死地掐住对方的脖子,“唐初!你不要太过分!”

  “给我孩子,否则你别想从我这里抽一滴血!”

  “你!”

  宋哲修气的眼睛通红,恨不得现在就将这个女人给杀了一了百了。

  她处处威胁着他,到现在还妄图凌驾于自己的头上。

  在她的眼中,是不是自己就只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

  宋哲修冷着眸,声音像是浸过寒冰一般,“好,你想怀孕,我就让你怀!”

  他转身出去了。

  唐初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等人再回来的时候,身后却带了一大群的白大褂,进来。

  “你们要干什么!”

  当被几人压在床上,褪下裤子,大腿被迫张开的时候,唐初仿佛是明白了什么。

  她从未想过……

  宋哲修竟会做的这么绝。

  他不愿意碰自己,所以就找人来直接给自己推注精\子吗?

  当针管刺进身体内的时候,唐初睁着的眼中头一次落了泪。

  “你放心,这里面的东西是我的,以后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但是,你以后别再指望我会碰你一下!”男人冷沉声道。

  唐初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第3章 完整的家


  “妈咪……”

  唐初悠悠睁开眼,眼前一阵发黑,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推注过精\子之后,那群人再从她身上抽了1000cc的血了。

  这三个月以来,似乎每次都是这样,宋哲修不愿意碰自己,就给她注精\子,一次注\精,等价交换1000cc的血,他们之间俨然只剩下了交易。

  缓了缓神,才看见一张小脸蛋贴在自己的眼前,眨巴着那双清澈的眼睛看着自己:“妈咪,你终于醒了。你疼不疼……”

  小可心疼的摸了摸唐初手臂上的针眼,苍白的脸皱在一起。

  “以前可儿打针的时候也感觉很疼,妈咪身上的针眼这么多,肯定疼坏了。可儿给妈咪吹吹,妈咪就不疼了,好不好?”

  唐可的头发因为化疗而全部掉光,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小脑袋,整天戴着棒球帽,可是她却非常孝顺,即便化疗再难受打针再疼也从来不说。

  这么可爱的孩子,可是自己却没有办法给她一个健全的生命,给她一个完整的家。

  紧紧地将女儿抱在怀里,安慰道:“乖,可儿,妈咪不疼,为了妈咪的小可儿,妈咪什么都能忍。”

  “妈咪……”

  母女俩紧紧地抱在一起,可是门被“砰”的一下踹开。

  怀中的小可儿,浑身一颤,看见宋哲修的那张脸的时候更是害怕的躲在唐初的怀中瑟瑟发抖。

  唐初也下意识地将女儿护住:“宋哲修你又来干什么?这个星期的血你已经抽走了,你还想做什么!”

  “我做什么?!你心里没点底儿吗?”宋哲修嗤笑一声,看向了她怀里的唐可。

  都是因为她才会令自己颜面扫地,未婚就多出一个野男人的私生子,所有人都在嘲笑他宋哲修捡了一个带着拖油瓶的破鞋。

  如果不是唐初,现在的他早就和唐馨儿结婚了,说不定也会拥有自己的孩子,这一切都是唐初的错,都是这个女人的狠毒,毁了他的生活!

  “唐初,我给你自由不是让你去馨儿面前耀武扬威的,你明知道她缺血,要输血来救命,可是你却跑到她面前告诉她这血是我上你换来的,她现在哭闹着不肯输血了,你开心了?!”

  “……”

  脖子被狠狠地掐住。

  唐初余光瞥见站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可儿,心里一阵悲痛。

  “宋哲修你就算发疯也请别当着女儿的面发疯,你知不知道她也会害怕!”

  “呵~女儿?她是你的女儿可不是我的。谁都知道你嫁进宋家之前就是个没人要的破鞋,而这个拖油瓶说不定就是你和哪个野男人留下来的孽种?!”

  “啪——”

  唐初狠狠地一巴掌甩了上去。

  死死地瞪着宋哲修,大吼:“宋哲修,就算谁都可以说可儿是孽种,但是唯独你不能说!”

  女人双眼噙着眼泪,眼眶通红,似乎是伤心到了极点。

  宋哲修脸色青黑,隐忍着怒气,“呵呵~我不能说?好啊,那我就让你再也见不到你的女儿!”冲着门外的保镖高喊一声:“带走!”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唐初眼睁睁的看着保镖冲进门将小可儿抱着带走。

  可儿拼命的挣扎着,可是唐初却被宋哲修压在身下,禁锢着四肢,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孩子被带走。

  “宋哲修,你这个疯子,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说我疯子,那我就给你看看我有多疯!”他扯开女人的衣服,张嘴咬在那个人白净的脖子上。

第4章 五年前的那一晚,你还记得吗?


  “嘶——”

  唐初疼得要死,拼命的挣扎着想要踹开男人。

  “滚,宋哲修,你给我滚!”

  “你不是以前求我上你吗?现在我愿意了,你又不肯了?!”

  “你给我滚!”

  女人疯了一样的挣扎着。

  她想怀孕只是为了生个孩子用脐带血救初儿,可是初儿已经被带走了,她哪里还有念头想怀孕。

  “啪”——

  又是一巴掌扇在了宋哲修的脸上。

  男人的脸彻底黑了。

  “宋哲修!你敢动可儿一下,试试!我立马死在你的面前,我要带着你的唐馨儿一起陪葬!”女人发狂的吼了一声。

  挣扎间,胸前的衣扣划开,宋哲修这才看见唐初胸前隐秘的位置上,还有个浅浅的牙印。

  牙印……

  那么隐秘的位置……

  一顿无名的火焰蹭的一下窜上头顶。

  “你在乎那个孩子是因为她是那个野男人的种吧。你之所以接受推注精\子,也是因为不想和我上床,维护和那个男人的情谊?呵~唐初,我倒是没想到,你那么贱,对那人的情还真是深刻!既然如此,你又何必非得破坏我的婚姻,破坏我和馨儿的生活!”

  宋哲修突然眼神发红的大吼着。

  唐初已经精疲力尽。

  她觉得有些好笑,宋哲修自始至终都不曾记得五年前的夜晚,他一直坚定的以为可儿是她和别人生的,他根本忘了自己……

  “宋哲修,我就想问你一句,五年前的那一晚,你还记得吗?”

  宋哲修猛地愣住,顿了顿看向她,可是还没来得及思考,手机却响了起来:“哲修,我好难过……我是不是要死了……”

  ——

  当被拖到医院,唐初浑身都打着颤,想要跑,可是宋哲修的人却死死地扣着她的肩膀,将她押进医院。

  刚到门口,还没进门,就听到VIP病房里传来一声粘腻的声音。

  “哲修~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可是我真的觉得对不起,只要一想到我身上的每一滴血,都是用你换来的,我就觉得愧疚,我不要这些血了,我求求你不要再那样做了好不好……”

  娇弱的女人靠在宋哲修的怀中。

  唐初甩开保镖压在她肩膀上的手,走进去冷笑一声:“唐馨儿,我的男人你靠着,还舒服吗?我的血你输着,可还心安?”

  “唐初!”

  唐馨儿一看见那张和自己有着七八分相似的脸,瞪大了眼睛。

  随即后怕的躲在宋哲修的怀中,紧紧地抓住对方的衣领:“哲修~你怎么将她带来了,我有点怕,到现在我的病还没有好,我……”

  “你放心,她不敢对你怎么样。”

  宠溺的语气,温柔无比。

  倒是也令唐初开了眼界,原来宋哲修还能对人这么温柔,只是可惜,他从来没有对自己这样过。

  “你要是再敢乱说什么,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不要忘了你的女儿还在我的手上!”宋哲修面无表情的走到唐初面前威胁着。

  听到“女儿”两个字,唐初的脸色才缓了下来,只是同样冷冷看着宋哲修:“但是你也别忘了,我说过只要可儿出一点事,你的馨儿也会立马跟着送命!”

微信篇幅有限,?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