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思念一个人是在酒后,女人思念一个人是在...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7-05 03:12:3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啊!”

狭小的空间内,女人被迫压在墙壁上,没有任何前戏的欢爱,只有粗鲁的占有,疼得林云染满脸泪痕。

“不要,求你放过我……”

林云染的哀求不但没有用,迎接她的反而是更加粗暴激烈的折磨。

身后的男人裁剪合体的新郎西服,他精壮颀长的身躯狠狠扣住她的腰肢,冷沉的声音透着鄙夷。

“不要?装的还真像一回事!”

“没有,我没有装,归辰,今天是你结婚的日子,如果被别人看到了……”

“你怕了,恩?你五年前和野男人私奔的时候,怎么不怕?你是不是只恨我没死在那场车祸里?嗯?”

男人每说一下,身体就用力的撞她一下,“是不是?嗯?”

又是一下!

“我没有!”

林云染似乎无法承受地尖叫出声,疼得颤抖不已。

没想到,他们五年未见,再次相遇,却是在他和林倩倩的婚礼上!

她以卑微服务生的身份给他端茶送水,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她仓皇的逃到了换衣间。

可随后慕归辰就跟了来,将她毫不留情的占有。

突然间,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阿辰,你在里面吗?”

甜美的女声猛地打断了两人的动作,林云染顿时像坠入冰窖里,浑身僵硬得一动不动。

林倩倩!是林倩倩!

似乎发现了她的恐惧,男人冷嗤一声。

“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不要让她知道我回来了……求你了。”林云染煞白的脸近乎透明。

与此同时,门外的林倩倩似乎发觉了什么,拍门的动作更加急促。

“阿辰,你是不是在里面,你出声啊?”

慕归辰的轻蹙了下眉头,没有抽身离开,而是加快了动作。

林云染疼得差点惊呼出声,却被男人的大手捂住了嘴巴。

“放松点!”

慕归辰一巴掌拍在女人娇小滚圆的臀部上。

低沉的声音透过门板:“倩倩,我在换衣服,等一下。”

“原来你在啊,担心死我了!”

终于听到男人的回复,她才感到稍微安心些许。

慕归辰冷冷地瞥了一眼身下的女人,林云染果然身子一颤,吓得不敢吭声。

“那阿辰你快一点哦,伯父伯母都在催了。”

“恩。”

得到慕归辰的应声后,林倩倩才像是终于放心地离开。

与此同时的换衣间内,男人的欲望也到了巅峰。

林云染瘫软下来,像是一块被用完就扔的抹布,被男人毫不留情地推倒在地。

慕归辰系好皮带,冷呵出声:“你的滋味比起你妹妹差远了,就像你的人品一样,我真为她有你这样的姐姐感到丢人!”

他不屑看她一眼,转身离开的时候顿住脚步,“以后别让我再在槟城见到你,不然见你一次,艹你一次!”

下一秒,门“砰”地一声关上。

林云染蹲在冰冷的地板上尝试着站起来,立即疼得冷吸了一口气。

她感觉自己下身火辣辣的,像是被撕裂了一样疼,而她的制服早就被撕烂得不成样子,不知道扔哪里了。

林云染强撑着身体,重新换好衣服后,她重回酒店大厅中,耳边是诸多宾客们对新人的祝福。

慕归辰手执一杯香槟向宾客敬酒,臂弯处挽着妆容精致的林倩倩。

林云染心头一阵刺痛,趁林倩倩的目光还未朝向她,便逃似的离开了。

人群中,慕归辰视线捕捉到她的身影,握着酒杯的修长手指一紧,眼中弥漫出冷沉阴鸷。

次日。

市中心医院。

推开病房门,充斥着消毒水味道扑面而来,一名穿着病号服的男子面容略憔悴,却依然掩盖不住的俊美。

男子是林云染从小的青梅竹马,黎皓。

两人感情很深,这些年下来,黎皓对林云染来说就像亲人一样重要,如今却得了厄尔摩斯综合症,长年不能下床。

“云染,你来了?”

看见来人,黎皓的眼睛亮了亮。

很快,黎皓又意识到了什么,有些担忧道,“对了,你不上班吗?”

“我……”林云染欲言又止。

她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是慕归辰恶狠狠的警告,在那样的情况下,她怎么能继续在酒店做下去?

所以当天下班后,她就找酒店经理提了辞职。

为了不让黎皓担心,林云染自然对昨天发生的事情半字不提。

“没什么,我请假了。”

话刚落音,门口就‘咚咚’响了两下,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病人家属出来一下。”

看见医生的神色相当严肃的时候,林云染心里头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林云染不忘回头道:“黎皓你好好休息,我下次再来看你。”

“好,我等着你。”

男孩笑容阳光,像是一只毛茸茸的小狗,乖巧懂事极了。

林云染说不清什么心情,她只想着无论如何,都要黎皓尽快地好起来,恢复成曾经那个活蹦乱跳的样子。

随后,林云染跟着医生出了门,只听医生语气凝重。

“病人最近的情况不容乐观,已经恶化得很严重,一周内必须要动手术了,你看是否要采取治疗措施?”

“什么?!”林云染颤抖着嘴唇问道,“那……手术费要多少钱?”

“五十万。”

五十万?!

林云染一个踉跄,险些站不稳。

如今她刚失去工作,五十万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价。

一周的时间,她去哪里能弄的到这么多钱?

想起方才男孩信任的目光,她怎么能忍心看着黎皓眼睁睁去死。

半晌,林云染咬了咬牙。

“医生,我这里还有五千多块钱先垫付着,请你无论如何都要全力救他,剩下的钱我会想办法凑齐的。”

“那你要尽快,病人的手术拖不得。”

“好的。”

说完这句话后,几乎用掉了她所有的勇气。

林云染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医院的,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么短的时间内,自己要如何凑够五十万?

她痛苦地蹲下身体,只能够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为了黎皓,她必须得坚强。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云染颤抖着手咬咬牙,终于下了决定。

当晚,皇庭娱乐会所。

林云染扭扭捏捏几乎快要站不稳,羞耻感越来越浓,她今晚的身份是“兔女郎”。

可实际上这衣服仅仅只是薄薄的两片纱,估计什么都遮不住,连接着下面的也就几条绳子,唯有毛茸茸的兔子耳朵算是布料最多的了。

身旁是几乎衣不遮体的女人们,轻盈的蕾丝都遮不住那饱满的胸部透出的两点朱红,她们风情万种地站成一排。

面前,负责夜总会的雅姐拍了拍掌鼓舞士气。

“姑娘们,今晚能不能让客人看上,就看你们努力了,伺候好了金主,一晚上赚个几万都不是问题!”

“好的雅姐!”

对于雅姐的话语,女人们跟打了鸡血似的激动。

毕竟今晚来的都是槟城非富即贵的大人物们,其中的张少,更是出了名的出手阔绰。

边上,林云染深吸了一口气。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沦落风尘。

可是黎皓的手术费迫在眉睫,这是唯一来钱最快的方法,不管怎么样,她一定要凑够手术费。

8012总统套房包间。

“张少,这可是我们最新到的姑娘,保证胸大腿长活又好,您瞧瞧?”

雅姐一脸讨好的媚笑,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一排人物,无论哪个都是她惹不起的。

林云染深吸一口气,今晚要找就找最有钱的!

只是,那个张少,是哪位?

她抬起头望过去时,却率先留意到其中显眼的那个男人,对方散发出浑然天成的气势和强烈的压迫感,即使在一群人里也依然鹤立鸡群。

此刻,男人如狮子般慵懒随意地坐在沙发上,眼眸锐利如鹰。

忽然间,男人目光直直扫来,两人视线交汇时,当场,林云染就变了脸色。

慕归辰!是慕归辰!

他怎么会在这里?!

林云染下意识想躲避,却已经来不及了。

“又是你?是不是忘了上次我说过的话?”

林云染脸色一白,蓦然想起当初他说过的,见她一次,艹她一次。

那现在?

慕归辰的目光落定在女人身上,发现她穿着黑色兔女郎制服,他的眼神骤然冷了几分,“呵,竟然还出来做小姐了?就真的那么欠艹?”

林云染涨红了脸没有吭声,几乎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再也不要出来。

慕归辰看着林云染沉默的样子,自然把她的态度当成了默认,心中更是怒火翻腾。

包厢内的气氛骤然降至冰下,众人无不倍感压力。

很快,雅姐看情况不对,心中叫苦不迭——

谁能想到慕少今天大驾光临了?这新来的丫头得罪了谁不好,竟然得罪了慕少!

这帮太子爷里最不能惹的人物!

雅姐小心翼翼道:“慕少您消消气,她这第一天上班还不懂规矩,我这就让她马上走。”

“我允许她走了?”

慕归辰勾了勾凉薄的唇,看着面前林云染低着头,一副害怕无措的样子,实在是虚伪得令人作呕。

慕归辰的话语让雅姐颇感意外,很快,他从沙发上站起身,用薄薄的支票拍打着林云染的脸,近乎讥诮道:“既然是出来卖的,最基本的讨好不懂么?”

“我……”

林云染看着支票上醒目的好几个零,众目睽睽之下,她觉得自己像个标好加码的物品一样。

她明知道慕归辰在羞辱自己,可是黎皓怎么办?黎皓还躺在医院里,等着救命钱!

想到这里,她的双腿一瞬间变得沉重,根本无法挪动。

当着一群人的面,林云染咬咬牙,想起雅姐之前教她那些讨好人的技巧,便慢慢地弯下了腰。

她近乎跪趴在地上一样,一点点爬到慕归辰脚边,刚好可以让男人看到她一展无遗的雪白胸脯。

“慕……慕少,让我来伺候您。”

林云染近乎艰难地开口道,脸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

慕归辰瞥了一眼近乎匍匐在自己脚边的女人,竟然为了一点钱这么快就屈服了。

果然是下贱!

男人抬起皮鞋,鞋尖挑起女人的下巴,神色有些不满,“屁股翘高一点,摇一摇。”

林云染咬咬牙,自尊心早已经被踩的稀巴烂。

医生的话犹在耳畔,五十万,五十万!

她微微塌腰,胸脯埋得更低了些,臀部夹紧了往上翘,然后……左右轻轻摇了摇。

周围的视线越来越火热,慕归辰却一言不发,好整以暇地欣赏她的狼狈。

林云染几乎咬碎了牙!

她跪趴着,就像一只急于求欢的母狗!

“求,求你给我钱……五十万,只要五十万就好!”

哀求的声音在包厢里响起。

林云染无疑是美的,尤其是这么个清丽佳人,谦卑地跪在慕归辰脚边,这一幕引得不少男人蠢蠢欲动。

张于泽放肆地打量着,身下早已经起了反应。妈的,兔女郎他玩得不少,但这样带感的还是头一个!

再说,就算是个瞎子也能看出来,慕归辰显然是恨透了这个女人,不然不会如此羞辱她。

“小美人,可不要贪心喔!想要挣五十万,那就得……辛苦一点。”

张于泽打了个响指,一旁早已经按耐不住的几个男人一起围了过来。

这意思,分明是要一起玩!

林云染的身体一瞬间僵硬。

慕归辰坐在沙发上,以他的角度,轻而易举就能看到女人浑身颤抖的害怕模样。

一股无名火窜了上来,分不清是欲火还是别的什么,慕归辰脸色铁青。

慕归辰站起身来:“今天我没兴致。”

“那人……”

“人,我带走了。”

不给张于泽疑问的机会,慕归辰直接毫不留情地拽着林云染离开。

女人吃痛的声音时不时响起,张于泽在后面连连摇头,暗道可惜,这么漂亮的美人遇到了个不懂怜香惜玉的主。

而角落里,一道微不可闻的“咔嚓”声响起,镜头径直对着离开的男女。

五星级酒店,房间内。

“慕归辰你放开我,好疼……”

林云染被狠狠摔到了床上,双手高举过头顶,被男人用皮带死死禁锢着。

“疼?你一个做小姐的,下面早就被人干松了,还装什么清纯!”

慕归辰猩红着眼,大手一挥,薄纱瞬间被撕裂。

“我没有,我不是小姐!”

林云染很羞耻,很委屈,哭着一遍遍地辩解,但男人早已经被欲望控制。

没有前戏,没有爱抚,他腰腹一沉,长驱直入……

未完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林云染的反抗有用吗?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